是一根呆毛吧

咸鱼呆毛,在线沙雕

曦澄

/即兴写的?不保证无错误
/西皮是曦澄
/ooc会很严重慎入
/写的很烂仍然请慎重
/有错误还是请指正,多谢辽
一.
  江澄将手中的一坛天子笑轻放在桌上,此时天气转凉,想来应该是入秋了,但江澄倒是不在意。自从上次在金家家主大会里帮金凌撑腰以后,就鲜少见到几个熟人了。
  莲花刚刚开始凋零,景色还是极美,江澄就提起酒走向湖畔,但要说原因,大概还是感到无趣。
  一看见莲花,江澄就会想起父母,阿姐还有……魏无羡。江澄烦躁地用手覆盖额头,似乎在期望微凉的手帮助自己平复心情。仰头呼出一口浊气,心情却更糟,干脆就直接大口喝天子笑。秋天了,是啊,秋天了。
………………
  第二天江澄醒来时,他发现自己是在湖畔的草坪上睡的,倒是没人叫他去屋里睡觉了,还真是自由。江澄自嘲一笑,神色中却哀凉。
  要处理的事不算多,太阳微向西偏了偏的时候,江澄就处理完了。肩膀出奇的痛,不过他没怎么在意。闲来无事,江澄就出去逛了逛,也不知是不是错觉,他似乎看见了蓝家宗主蓝曦臣。
  “江宗主。”果然是,江澄垂眸掩藏不悦,平淡应了声。
  魏无羡就是和蓝家的人走的,金凌也是,蓝家人倒是奇特。江澄抬眸仔细打量起了蓝曦臣。
  蓝曦臣逆着光,脸庞依旧温和,可见温润如玉不假。再说这人长得也很不错,想来也是很招姑娘喜欢。
  “蓝宗主找来是有何事。”江澄不冷不热的淡淡问蓝曦臣。蓝曦臣却摇头,江澄一怔,忽的明白了——是了,这里可是有很多人的,蓝曦臣找来一定不是小事。
  江澄将蓝曦臣带到自己屋中,墨眸凝视蓝曦臣,蓝曦臣也不拖沓,拱手微微一笑,“想必江宗主也知道,金凌公子和思追的事吧……他们……”
  江澄微微蹙眉,“蓝宗主有事不妨直说。”
  蓝曦臣不愧为宗主,对江澄打断话的行为竟没有什么反应,依旧带着儒雅微笑,“今天来这里是为了提亲《要修改》”
  江澄登时有些惊讶,“是找金凌那小子?《要修改》”江澄心中有些不爽,眉眼间也带上了一丝戾气。
  蓝曦臣没想到江澄反应竟有些大,于是歉意一笑,“是向魏公子和金公子。”江澄笑了,仰头笑,他的心里只觉得讽刺。
  魏无羡?他江澄凭什么……江澄将怒气吞回心中,“麻烦蓝宗主亲自来说这事,我会……和他们商量的。”蓝曦臣道了谢就走了。独剩江澄一人,江澄垂下头,左手捂住脸,低低地笑了。
………………
  魏无羡呆在屋里,他今天请蓝曦臣去提亲,也不知道江澄会不会答应。他甚至觉得江澄会被气混头去打蓝曦臣,如果这话江澄听见,恐怕只会冷笑一声。
  “不必担心。”蓝忘机淡淡道。
  “嗯。”魏无羡扬起灿烂微笑,将心中祈祷埋于心底,“蓝二哥哥我们去喝天子笑吧!”
  蓝忘机却摇头,“天天。”
………………
  “啊……提亲?”金凌从大堆事中抬起头,不敢置信道,“你是说,今天蓝宗主去找我舅舅提亲?”蓝思追蹙眉点头,金凌拍桌,有些急躁地在原地踱来踱去。
  “本来是为魏公子……结果宗主也帮我把亲提了。”蓝思追无奈道。
  金凌蹙眉,“你说舅舅答应了?”
  蓝思追犹豫了一下,“暂时没回应,只是说问问你和魏公子的意见。”金凌瘫坐在他办公专用的木椅上,脸上满是绝望。
  无形中蓝宗主竟然坑了蓝思追和金凌,想来大概是缘分了?

过往

上一棒 @kira ✨きら🐾
/ooc到极致了真的抱歉
/我太能拖了……对不起
/渣文
/千字大概是到辽……(心虚心虚)
/不刀不糖(黑脸)好吧,是那么奇怪
  那时是何等的欣喜啊……小心翼翼地期盼着未来。
 
  紫堂幻强扯起一个微笑,眸中疲惫不加掩饰。
  衣袋忽的一阵震动,紫堂幻敛眸,迟钝地拿出手机,看着亮起的手机屏幕,轻声念着来电人的名字,“金。”像是猛然醒悟了般,紫堂幻匆忙接起了电话。
  “紫堂!”熟悉的活泼声音传来,紫堂幻下意识的扬起了一个微笑,“那个公司怎么样?”
  紫堂幻抬眸欲思索怎么说,不远处的车站入眼,打断了一切话语,终是只回了一句违心的“很好”。
  “那你呢,金?”紫堂幻问。紫发稍稍有些凌乱,看起来有些颓废。抬脚走向车站,路灯并不亮,衬得周围有些暗,四周都有种阴森之感。
  “哈哈哈……我也很好啊!紫堂我跟你说……”金说了些事,紫堂却一句都没听进去,只是有时回应几声,当挂断声传来,紫堂幻才反应过来。心中忽的生出几分歉意,将手机收回衣袋,目光看着自己有些乱的衣服,仰头呼出一口浊气。
  当脑子重新运动时,紫堂幻才发现自己已站在了车站的广告牌旁,干脆倚在广告牌的柱子上。也在同时后知后觉的发现之前的所作所为和平时无异,脑海确实一片空白。难道已经习惯这样了吗?闭眸苦笑,心中生出几分涩来。
  “……到站,请从后门下车……”熟悉的声音将紫堂幻的思绪拉回现实,紫堂幻睁眼发现是自己要做的车,站直整理了一下有些乱的衣物就上车了。
  随意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,头磕上窗玻璃,脑袋迷糊的闪过一个问题:几点了?
  抬腕看表借着车的灯光清楚看见了时间,八点二十七分。
  看着一个个略过的地方,紫堂幻确定看到了不下十几家的月饼摊。心中突然生出一丝冲动,与遥远的某个时刻相同的冲动。紫堂幻敛眸,双手纠结地交叉在一起,就像现在他的思绪一般,难得烦躁地坐直身子,又很快软了下去。
  就这一次。
  紫堂幻对自己说,抬眸看了眼公交车下一站,不熟悉的名字才让他醒悟这里不是他所熟悉的地方了。透过窗户,他才发现原来马上自己就该下车,提醒音响起,紫堂幻慢慢起身走到车门前站定。
  车门缓缓打开,紫堂幻像是犹豫了般垂下头,最后仍然下了车。待车门关上,他才发现晚上有些冷。四处张望了番,他欣慰地发现不远处有一个月饼摊,人虽挺多,但在同时证明了这家月饼摊的月饼很好。
  慢慢走过去,紫堂幻突然想起一个问题:买什么馅的?
  以前所有的一切依旧清晰,紫堂幻按了按太阳穴。曾经每逢中秋节紫堂幻总会买月饼,是云腿月饼……

  嘉德罗斯坐在沙发上,沙发旁的垃圾桶已有了几根已抽过的烟。
  “大好青年?”他想起曾说过话,嘴角勾起一个笑。漫不经心地敛眸,曾经不近人情的嘉总似乎又回来了。
  皱眉不耐看了眼在手腕上的表,八点四十三分。眉间隐隐有股担忧,“渣渣怎么还不回来。”他忽然有些怔愣,自己刚刚的话语是何等熟悉。
下一棒 @山姥切璃子

(下)

/嘉幻
/因为没怎么想就写了导致文很烂
/现代,以前的(上)会重新写一遍
/ooc有,我丑求原谅
  嘉德罗斯总是在迷迷糊糊中想起一个人,那人有着极柔顺的紫发,薄荷绿的眸中总是带着一丝自卑,在他第一次看见他时,嘉德罗斯就明白,是蝼蚁。
  奇怪的是,明明就是那样一个蝼蚁,他却总在某时去不由自主地关注他。
  懵懂而温和的薄荷绿双眸带笑的时候,做错事垂下眼眸抿唇不知所措的时候,认真注视的时候……
  “格瑞!”熟悉的声音传来,他脑海中却只想起了……
  嘉德罗斯垂下头,合上了眼,嘴角勾起一个微笑,“渣渣……”阳光照着他脸庞,紫堂幻恰时看了过来。紫堂幻愣住了,没想到嘉德罗斯那么好看,以前的畏惧突然慢慢消散了。但在嘉德罗斯睁眼时,紫堂幻匆匆转过头,似乎依旧害怕。
  嘉德罗斯眸光微闪,垂眸掩藏失望:原来不是看自己吗……
  他忽的一怔,自己什么时候那么多愁善感了?

  紫堂幻离开后,嘉德罗斯闭门不出,他没有去见任何一个人,雷德和蒙特祖玛为此心事重重,安慰?怎么安慰。
  嘉德罗斯看着自己已经有些凌乱的房间,窗户开着,也不知是不是错觉,天空似乎有点淡淡的薄荷绿,嘉德罗斯愣住,上前一步抬手欲抓住什么,终是空。
  嘉德罗斯默默低头,看着空无一物的手掌,眸中的颓丧近乎实质。
  紫堂幻离开的第三天,嘉德罗斯终于打开了门,以前健康润红的脸已经苍白,眼睛却出奇的亮。
  雷德看着眼前的老大,心中觉得怪异。
  “他说,他在这里。”嘉德罗斯说。雷德和蒙特祖玛不解。
  嘉德罗斯又恢复了,其他人觉得不可思议,嘉德罗斯却一脸坦然,“幻他说他在。”

嘉幻△花吐△(上)

文灰写得并不好,草稿逻辑什么的是不存在的(●—●)

我患上了花吐症。

  紫堂幻看着手上的牡丹花瓣,苦苦的笑了笑……这莫不是,天要亡我?

  紫堂幻很清楚自己暗恋的是谁。

  牡丹,花中之王。

  王……嘉德罗斯。

  “咳咳……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。紫堂幻擦了擦嘴角的血迹,一个月,足够了。足够让我做完自己想做完的事情了。

  “雷狮,你有没有感觉紫堂最近很怪?”紫堂现在很开朗,虽然说这是好事,但是……安迷修就是直觉不对。

  雷狮点了点头:“的确,但是说不出是哪里怪。”

  安迷修叹了口气,碧眸中满是惆怅:“我们之中,只有紫堂没有喜欢的人。是不是……”

  雷狮道:“这不好说。紫堂幻万一有喜欢的人,只是不想告诉我们呢?”

  安迷修抿了抿唇,心中突然有一股冲动:“雷狮……”

  “嗯?”

  安迷修抱住了雷狮,问道:“我们去问问他吧?”

  雷狮反抱住安迷修,摇了摇头:“这涉及到了他的隐私,他不太可能告诉我们。”

  事实上雷狮真相了说对了。

  紫堂幻并不打算告诉任何人自己喜欢嘉德罗斯。

  他会难堪吧。

  十几天后

  “嘉德罗斯。”